三菱的歷史沿革

  • 三菱的歷史沿革

創始人

岩崎彌太郎

岩崎彌太郎 (1835-1885)

年輕的岩崎彌太郎懷抱雄心壯志,在 1870 年創立船運公司,也就是三菱的第一間公司。當時日本才剛脫離好幾世紀的封建鎖國制度,急於追上西方國家的發展。彌太郎的生意迅速成長,並且多方經營,擴及多種製造與商務領域。第二次世界大戰使得三菱不再以整合性組織的型態運作。但是獨立公司仍追尋舊三菱公司的根基,今日幾乎在各行各業都相當活躍。

岩崎彌太郎來自四國島高知市,此地正是強大的土佐藩據地。他為土佐藩家族工作,並且靠著管理大阪貿易運作脫穎而出。岩崎彌太郎向土佐藩包租三艘汽船,於 1870 年自行成立船運公司九十九商會。三菱公司就此開始發展。

相片由 Mitsubishi Archives 提供。

著名的象徵由來

早期出現在鐵製水船上的三個菱形標誌

早期出現在鐵製水容器上的三個菱形標誌

新公司的名稱於 1872 年變更為三川商會,並於 1874 年改為三菱商會。彌太郎挑選的企業象徵結合土佐藩飾章上的三片橡樹葉片,以及自己家族飾章上三個堆疊的菱形。上述象徵便成為「三菱」的命名由來,意指「三個菱形」。

彌太郎在 1874 年公開展現愛國精神,提供船隻讓日本軍隊搭載至台灣。政府對此相當感激,並提供 30 艘船隻作為獎賞。彌太郎在 1875 年繼承政府遣散的郵務員工與設施,並將公司名稱改為郵便汽船三菱會社。

迅速成長,遭逢挫折

岩崎的其中一艘汽船 — 槳輪蒸汽船東京丸號

岩崎的其中一艘汽船 — 槳輪蒸汽船東京丸號

郵便汽船三菱會社的服務範圍開始迄及中國與俄羅斯,而且幾乎壟斷海外航道事業。但是政治風向在 1880 年代早期轉而不利於三菱,此時政府出手贊助競爭者成立。隨之而來的競爭讓兩間公司都瀕臨破產邊緣。

政府干預使得雙方暫時休兵。但是在彌太郎於 1885 年逝世,由其胞弟彌之助繼承事業後,兩邊再度打起割喉戰。兩方衝突終於在政府於 1885 年仲裁合併後劃下句點,日本郵船 (即是今日的日本郵船株式會社) 就此成立。

超越船運

在長崎高島石炭場開採煤礦

在長崎高島石炭場開採煤礦

在海上商務競爭日趨激烈之際,三菱也在陸地上多元發展。公司買下秋田吉岡銅山,以及長崎高島石炭場。公司於 1884 年向政府租借長崎造船所,之後在此建造出日本第一艘國內生產的鋼鐵汽船。

三菱在岩崎彌之助的專制領導下持續成長並多角經營。他買下更多礦場,以便為三菱和日本發展中的企業提供資源,同時將公司名稱的「汽船」一詞刪除。他在 1890 年以約當 1 百萬美元的價格,買下皇居旁 80 英畝的沼澤濕地。彌之助此舉在當時看來相當荒謬,但這筆投資今日卻價值好幾十億美元。

現代化管理

1895 年左右的明治生活和東京海上總部

1895 年左右的明治生命保險會社和東京海上保險會社

彌太郎之子久彌於 1893 年繼承董事長一職。賓州大學畢業的岩崎久彌將三菱重新改組,以支援日益多元化的業務營運。他設置銀行業務、房地產、行銷和行政部門,以及原有的採礦及造船業務部門。

岩崎久彌的部分私人投資亦成為今日三菱公司的一環。他買下神戶製紙株式會社,也就是今日的三菱製紙株式會社,也支援創立麒麟啤酒株式會社。他的堂弟岩崎俊彌則創立旭硝子株式會社,這是日本第一家成功製造平板玻璃的公司。

三菱的管理在岩崎彌之助之子小彌太於 1916 年繼任岩崎久彌成為董事長之後,進一步現代化。劍橋大學畢業的小彌太合併各個部門,成為半自治的公司。他帶領三菱在機械、電氣設備和化學品等領域中引領業界。公司之後成為三菱重工業株式會社,開發汽車、飛機、坦克和巴士。三菱電機也成為電機與家電製品的領袖。

家族之外

三菱重工業株式會社製造的電動三輪車

三菱重工業株式會社製造的馬達動力三輪車

岩崎家族透過在核心控股公司公開提供股份,轉讓對三菱的部分控制權。第二次世界大戰將屆時,外部投資人持有超過一半股權。

岩崎小彌太鼓勵經理和員工摒除戰爭期間橫掃日本的仇外心態。「我們將許多英國人和美國人視為業務夥伴」,他在敵意出現不久後這樣提醒三菱主管。「他們都是我們的朋友,和我們一起負責專案,彼此也享有共同利益。當和平再次到來時,他們應該會再度成為我們的忠實好友」。

分枝散葉

東京中央的丸之內區 — 三菱多數公司都設置於此

東京中央的丸之內區 — 三菱多數公司都設置於此

戰爭結束後,同盟國佔領軍要求解散日本的大型產業集團。三菱總部於 1946 年 9 月 30 日解散,三菱的許多公司也分割為規模較小的企業。三菱的貿易分支亦分散為 139 間公司。三菱重工業株式會社變成三個分區公司。多數三菱公司在同盟國軍隊的壓力之下,放棄三菱的名稱與象徵。

當韓戰爆發時,同盟國的佔領政策轉為強調工業與經濟重整。某些三菱公司自行重組,且大多再次採用三菱的名稱與象徵,但依然維持自治型態。公司以各自獨立之姿獲取的成就,遠超過單一組織能達到的成果。在此同時,這些公司也以共同的歷史及企業文化為基礎,藉由共享社群意識而獲益。

文字及相片由三菱公共事務委員會提供。